小思考(一般留言)
姓名: 张娜
来自: 223.223.185.66
邮箱:
时间: 2020-1-2
史记韩非子的《说难》让我慨叹两千多年前的古人智慧思想之精辟;
路遥说,作家的劳动绝对不是为了不使取悦当代;
思想更是如此,搞好了,泽披后世;
高考的时候,家里人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走不怕;
将近而立,感到深深地是,只会数理化,没有深刻的人文思想,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可能也只是机械的高精度化,它的影响放在一个长的历史维度私以为还是没有思想对人类的影响深远;
拙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