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中国思想史研究室主办



首页 本室简介 本室学人 思想史学科 科研成果 学术前沿 学术动态 学术刊物 思想史随笔 侯外庐学派 网友留言 联系我们
孔子与杜威 中国思想史_思想史随笔
孔子与杜威

·本室现职学人

 

·离退及曾在本室工作学人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思想史随笔 - 孔子与杜威
孔子与杜威
 

思想史随笔  加入时间:2007-11-19 15:43:29  作者:张海燕  点击:7340

  孔子是中国古代圣人,杜威是美国现代哲学家,无论从时间还是空间维度看,二者本来风马牛不相及。然而,思想却往往能穿越时空的悬隔,在看似不相关的事物之间建立起意义的关联。1919年10月20日是旅华中的杜威六十岁生日,蔡元培在杜威生日晚宴上,即以“孔子与杜威”为题发表贺词。蔡氏之所以将二人并举,不仅认为杜威恰与孔子是同月同日生,更是由于他发现孔子与杜威思想之间有着某种相似性与契合点。无独有偶,1920年,在西方有着“实用主义神圣家族家长”之称的杜威,亦被中国的一所大学在授予名誉学位时誉为“孔子二世”(Second  Confucius)。而且,据随同杜威一起访华的他的女儿露西•杜威(Lucy  Dewey)多年后回忆说,在杜威旅华两年多的时间里,每当人们介绍他时常将之比作孔子。

  我们知道,杜威系于1919年4月30日由日本乘船抵达上海开始他两年多的访华讲学,他抵华三天之后中国便爆发了著名的“五四”运动。而“五四”新文化运动推崇“德”(民主)、“赛”(科学)二先生,抨击“孔老先生”(胡适语)、“孔二先生”( 吴虞语)创立的孔教。杜威的中国弟子胡适,在《〈吴虞文录〉序》中盛赞吴虞为“四川省只手打孔家店”的老英雄,这昭示了“五四”时期批判封建传统的思想倾向。诚然,“五四”时期所谓“打倒孔家店”的口号乃是“打孔家店”之讹传,但“打”与“打倒”并无大异,都是骂的暴力化。那么,“五四”时人又何以把当红的实用主义大师杜威与过气且遭人人喊打的孔子联系在一起呢?个中原因值得玩味。
原来,在“五四”的文化精英们看来,孔子自是孔子,“孔家店”自是“孔家店”,儒家的原生形态与流变形态虽不无连带关系,但绝非一物。他们高喊“打(倒)孔家店”,旨在冲击孔子思想中被后世统治者所强化的礼教,反对用两千年前的价值观念束缚今人的现实生活。相反,他们并不一般地否定孔子古圣先贤的历史地位,而且还着力发掘孔子思想中的积极因素,以与西方先进文明相衔接。如指出礼教吃人的吴虞亦承认孔子“自是当时之伟人”,提倡“全盘西化”或“充分世界化”的胡适则从原始儒家中发掘出人文主义、合理主义和自由精神等思想元素。而蔡元培在上面提到的那篇演说中,虽则承认孔子是中国旧文明的代表而杜威是西洋新文明的代表,但又认为在旧文明中必有与现代科学精神不相冲突的内容,孔子倡导平民教育、强调个性发展和注重实践经验等都契合于实用主义的精神。大体讲来,“五四”时期的进步思想家们,对待孔子,一方面要消解历代叠加其上的宗法专制主义的意识形态,另一方面又试图重构其现代性、人民性的思想形象。也就是说,在“五四”时期轰轰烈烈打破孔子的旧偶像的同时又在悄然重塑新的孔子形象。这样,孔子与杜威,二者虽不远万里,遥隔千年,知识谱系与历史语境判然迥别,但在思想上却形成了超距交流与对话。

  蔡元培在那篇热情洋溢的贺词的结尾处,还不忘用中国特色的话语表达式来对杜威表示生日祝贺:“祝杜威博士万岁”!万岁自然遥不可及,时至今日,不仅生于两千五百年前的孔子早已化作尘泥,就是特别长寿的“美国的孔子”(Yankee Confucius)杜威也已然作古。然而,他们的思想却不受肉体生命的局限,在后世始终发挥着神奇的精神效用。美国汉学家狄百瑞在《儒家的实用主义》中指出,儒家与实用主义的思想基础都是自然主义和人本主义,在关注问题情境与解决问题上意趣相通。美国哲学家约瑟夫•格兰奇在《杜威与孔子:生态哲学家》中认为,孔子的“道”与杜威的“经验”(experience)这两个范畴在人类存在的意义上极为相似。而兼及哲学家与汉学家双重身份的郝大维与安乐哲在其合著《先贤的民主》一书中认为,杜威的民主社会视野与中国传统的社群社会有着惊人的相似,并指出,上个世纪70年代末以来实用主义在美国学术界地位日渐回升,而同时儒家思想也正经历着类似的复兴。

  由于时空间距的悬殊与历史文化的差异,孔子与杜威的思想之间自然有着诸多不同,但也毋庸否认,二者之间确有某种相通或相似的地方。人类思想,无论古今中西,总是存在着某些超绝时空的普世性、永恒性的东西。我以为,人文关怀与实践精神则是孔子与杜威思想中最基本的契合点。所谓人文关怀,一般指关注人的活动、人的需要和人格存在,彰显人的价值与尊严,挺立人的主体意识和精神自觉。就此而言,春秋末叶的孔子开始摆脱夏商周三代敬畏天命鬼神的目中无人的神学,确立“不语怪力乱神”的以人为本的人道;同时,他在金戈铁马、刀光剑影的血腥时代高扬起“泛爱众”、“仁者爱人”的理想旗帜,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作为“为仁”的基本准则。元代大儒刘因就曾讲:“孔子,立人道者也。”(《静修先生文集》)再看十九与二十世纪之交的杜威,针对传统哲学热衷于对绝对的终极实在的论证与虚构高高在上的超自然、超经验和超科学的形而上学,他提出哲学改造的方案,主张“哲学必须研究人的问题,而不是研究哲学家的问题”,认为人生离了哲学,是无意义的人生;哲学离了人生,是想入非非的哲学。就实践精神来看,孔子创立的儒家,其思想品格被当代学者称之为“实践理性”或“实用理性”,因为儒家注重道德行为、伦理实践,同时又将有用性作为真理的标准,强调真理的验证在于它的功用与效果。而实用主义的要旨即是把实践看作高于一切,它的学派英文原称“Pragmatism”源出希腊文Pragma,意即行为、行动。杜威则是实用主义哲学家中最重视实践精神的一位,他主张哲学应关注现实社会中的人、关注人的生活实践,把它由终极实在的探究、无聊的智力与语言游戏改塑为有用的现实工具,怀疑一切未经实验检验、没有实际效果的教条与成说。他的中国弟子、自称为“中国杜威”的胡适就提出“实验是真理的唯一试金石”(《杜威先生在中国》),这里的“实验”已超出科学实验室的活动而泛指人类的生活实践。当代著名哲学家哈贝马斯评论杜威哲学说:“杜威所关注的,是人们必须在其中应付实在并与之相处的日常实践。走出这一步,行动这个范畴就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哲学地位。”(杜威《确定性的寻求》中文版代序)可以说,人文与实践,是孔子与杜威思想相近的两个基本点,其在当下恰恰成了对二十世纪一度盛行的斗争哲学、冷战思维与教条化、绝对化的意识形态的某种反拨,这大概是二者在遭遇了一段沉寂甚或讨伐之后又呈复兴态势的一个原因吧?
1921年6月30日,杜威在回国前中国同仁为他饯行的午宴中不无感慨地说:“我向来主张东西文化的汇合,中国就是东西文化的交点。”时至今日,在全球化加速推进的大背景下,文化上展现为一种西学东渐与中学西传的双向交流与良性互动,中西古今文化在交汇中彼此激活、优势互补、相得益彰。被誉为“美国人民的领路人、导师和良心”的杜威,现在开始受到中国学者的客观对待与热情关注,而中国的“至圣先师”孔子,他的思想也早已跨出了国界而为西方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所接受,儒家思想与实用主义的汇合已初现端倪。

  据说,在纽约的唐人街头,竖有一尊孔子塑像,熙来攘往的匆匆过客根本无暇在此驻足,看一看这位中国两千五百年前的圣人在思考些什么,只有初来纽约的华人每每与熟人相约于此:“孔子像下见”。我们有理由相信,孔子对今日世界的作用,远不止以一尊塑像来权当路标,他提倡以及为杜威等众多先哲所标举的人文关怀与实践精神,或许有助于指点人类未来的精神方向。

(张海燕,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思想史研究室,邮编100732)                        




*      *      *

上一条:谈谈“三不朽”
下一条:说说《爱莲说》

相关文章:

·说说《爱莲说》
·谈谈“三不朽”
·老子西走与《老子》西传
·“大同”与“小康”
·公正与私情之间
·水与德性
·道可道,应该道
·“中庸”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