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中国思想史研究室主办



首页 本室简介 本室学人 思想史学科 科研成果 学术前沿 学术动态 学术刊物 思想史随笔 侯外庐学派 网友留言 联系我们
“中庸”不易 中国思想史_思想史随笔
“中庸”不易

·本室现职学人

 

·离退及曾在本室工作学人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思想史随笔 - “中庸”不易
“中庸”不易
 

思想史随笔  加入时间:2007-10-24 15:24:02  作者:张海燕  点击:5878

  中庸,是传统道德的一个准则,近代以降被作为民族劣根性的集中体现而受到批判,如鲁迅的《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便是一篇声讨中庸之道的檄文。蔡尚思在《中国传统思想总批判》一书中更是痛斥中庸态度好像宝剑,皆背皆腹;好像骡子,非驴非马;好像蝙蝠,亦禽亦兽;好像两栖动物,可水可陆;比如中国特色的僧尼,既吃素拜佛念经,又结婚生子家居。

  然而,在漫长的中国古代社会,中庸一直被我们古代先民视为至善至美的德性而孜孜以求。孔夫子曾讲:“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论语·雍也》)《中庸》一书亦云:“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不但在中国如此,在古代的西方也是如此。古希腊的先哲们就特别推崇中庸(或曰“中道”、“适度”,希腊文mesotes,英文mean)。毕达哥拉斯曾说:“在一切事情,中庸是最好的。”(《金言》)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科伦理学》也认为“美德乃是一种中庸之道”,并对中庸的理论界定和分寸把握做了具体而微的讨论。

  那么,中庸何以在古今不同的时代受到如此不同的待遇呢?当然,最方便的解释便是时代使然。这自然有几分道理。但我以为,深层的原因恐怕是,中庸的道德理念与实际运作之间出现断裂与扭曲,赞之者是就其理论形态和理想层面而言,斥之者则瞄准它在历史上的社会表现。这说明行中庸之道,实乃不易。

  “中庸”一词系由“中”与“用”两字构成,“中”字早在甲骨卜辞中就多有所见。有学者从“立竿见影”来解读卜辞的“中”字和“立中”一词,认为其为测定方位和四时变化的原始天文仪器。“中”字亦普遍出现于《尚书》、《诗经》、《周易》和《左传》等早期典籍中,并由实转虚地逐渐拓展到伦理道德领域。由此看来,“中庸”与“规矩”、“权衡”一样,也是历史上由形而下的量具抽象而成的形而上的术语,二者间是一种隐喻关系。至于“庸”字,在早期典籍中有“用”、“功”、“常”、“凡俗”以及“国名”、“姓氏”等多种意义,而“用”的意思最为普遍。“中庸”连词并用首见于《论语·雍也》,多见于《礼记》尤其是其中的《中庸》篇。虽然后世对早期“中庸”概念的本义有不同的理解,但其当如东汉郑玄所释“中和之为用。庸,用也。”“中庸”系“中用”,即“用中”,清人刘宝楠《论语正义》曰:“用中即中庸之义是也。”历史上包括郑玄在内的不少学者也曾把“中庸”的“庸”解读为“常”,如南宋朱熹《中庸章句》云:“中庸者不偏不倚,无过不及,而平常之道。”释“中庸”为“不偏不倚,无过不及”没错,但说其是“平常之道”则谬矣。因为如果“中庸”真的可寻常得来,孔子当年就不会生出“民鲜久矣”的感叹,也不会在《礼记·中庸》中留下“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这样绝对的话语。

  中庸所以不易,我以为,在理论层面上至少有如下四点原因:其一,中庸强调的是行为和情感的度,即对质的量的把握,过与不及皆为恶,惟有适中才是善。其二,中庸的获得往往是通过否定过与不及的两种极端而达到,即所谓“叩其两端”、“执两用中”。庞朴在《“中庸”平议》中,把中庸精妙地概括为“A然而B”、“A而不A”、“亦A亦B”和“不A不B”四种逻辑形式。然而,要熟练地掌握这四种模式而达于中庸之境,绝非易事,稍有不慎,便会差之毫厘而谬以千里。其三,中庸的应用有一定的范围,并非事事都可择两用中,中道而行。如亚里士多德就认为诸如说谎和谋杀等本身即是恶行,谈不上过与不及的问题,不存在恰到好处的中间性的善。对于中庸的合理边界我们往往很难有清醒的认识与自觉的遵循,辩证法若玩过了头则无异于变戏法。其四,中庸的“中”是就主客、人我的特定关系与个人的具体境遇而言的,时过境迁,其标准也会改变,古人对此有着深刻的洞识并提出“时中”的观念。《中庸》所谓“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朱熹《中庸章句》所谓“中无定体,随时而在”,讲的就是君子能随时保持中道。当然,历史上也存在着将中庸这种变化法则钉死在维护尊尊亲亲的“礼”的不变原则的倾向,如《荀子·儒效》就讲:“曷谓中?礼义是也。”这样中庸便丧失了与时俱进的活力,成为陈腐僵化的教条。

  中庸不易,除了其理论自身的高深玄妙之外,又是历史上高压、封闭和等级森严的制度缺陷使然。宗法等级专制社会好像是个大染缸,什么样的鲜花美草掉进里面都难免被玷污的厄运。在那里,中庸的美好理念无法获得真正而普遍的落实,它每每以模棱两可、似是而非、乡愿、和稀泥、随大溜、党同伐异、追风赶潮和滑头主义等形式扭曲地呈现出来。但是,中庸作为一种价值理念与行为准则是有其合理性的,它小可以使个人行止得体,进退有度,大则有助于国家的方针大略避免畸重畸轻,忽左忽右。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与民智的开启,中庸思想中蕴涵的大智慧与真精神将被不断地发掘和弘扬,那些貌似中庸的伪模仿的龌龊的社会表现也将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




*      *      *

上一条:公羊漫谈
下一条:道可道,应该道

相关文章:

·说说《爱莲说》
·孔子与杜威
·谈谈“三不朽”
·老子西走与《老子》西传
·“大同”与“小康”
·公正与私情之间
·水与德性
·道可道,应该道